返回

平天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神惑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此时一阵山风吹来,满山树叶沙沙作响。

    这山风甚寒,林意浑身出了汗,被这山风一激,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身体倒是不由得一缩。

    青年教习的眉头不由得往上挑起。

    他已经在这里等候了许久,其余的学生早已经报道完成,却偏偏有一名这样的学生迟迟不来。

    “你是林意?”他问道。

    林意有些不明所以,点头道:“正是。”

    青年教习忍不住摇了摇头,脸色虽然依旧难看,但语气倒是略微温和了些,“既得到保荐,知道今日报道,为何不早些?”

    林意微微一怔,瞬间反应过来,歉然道:“我家住城北,又是步行,从清晨出发步行过来,未料到还是有些晚了,想必别人都比我早到,倒是让先生久等了。”

    听得这几句话,青年教习的面色倒是马上缓和下来。

    能在南天学院任教的都不是寻常人,和一般修行者的追求也大有不同,这名青年教习见林意反应机敏,人又谦和,他又知林意家世,此时对林意倒反而有了些同情之心。

    “其余新生都已经开始晚课,你将保荐书给我验明,我便带你过去,等到晚课过后,自然有别的教习带你们去餐堂,安排住处。”他对着林意示意,让林意取出保荐书。

    林意微躬身行了一礼,将保荐书从衣袖中取出,同时将瘦高老人那封信笺也一同递上,“除了这保荐书之外,前两日我在齐天学院藏书楼看书,有一名前辈托我带了封信过来,说是要交给南天院何修行。”

    “有人传信,我南天院何修行?”

    这名青年教习大皱眉头,“我可没有听说我们南天院有什么人叫何修行,齐天学院藏书楼,是谁让你带信?”

    林意也顿时愣住:“那名前辈未告知我名讳,只是说只要将信交到南天院任何一名教习手上,他便自然明白。”

    “简直是笑话。”

    这名青年教习看了一眼林意手中的保荐书,确定没有问题,但再看那一封没有任何印章的信笺,他便觉得林意这句话简直毫无道理。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接触到这封信笺的同时,他的面色却是骤变,目光不可置信的落下,落在手中拿薄薄的信笺上。

    一股微麻的感觉,不断顺着他的指尖,如流水一般荡漾到他的全身。

    在他的感知里,这封薄薄的信笺表面起了一层银色的雾。

    银色的雾气里,是一个他无法深入,也根本无法理解的玄奥世界。

    当他的感知和这层雾气接触,他的脑海里便响起无数的宏大声响,甚至让他无法静心思考。

    这名青年教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来之时,脸色已经是一片肃然。

    “让你带信的前辈,真的是说交给我南天学院一名叫何修行的人?”他无比认真的看着林意,郑重问道。

    林意无法得知这名青年教习感知世界的事情,但他看清楚了对方的神色变化,有些愕然,“真是说交给南天学院的何修行。”

    这名青年教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点了点头。

    “你先随我来。”

    他收起保荐书和这封信笺,转身在前面带路。

    穿过一片庭院,这名青年教习引着林意进入了一片松林。

    这松林中都是雪松,都是古树,茂密的针叶如巨大伞盖交错,遮挡住了天光。

    然而林意却不觉昏暗,反而有眼前一亮之感。

    这片松林的正中,有一间平房。

    平房用松木和树皮搭建而成,树皮长满了青苔,看上去有些潮湿,然而此刻这间平房里,却是点满了松明子油所做的火烛,灯火通明,照得这间平房通体都散发着黄光。

    平房内里是个学堂,整齐的坐着五六十名学生,和林意都是差不多年纪。

    正在和这些学生授课的,却是一名黑袍女教习。

    这女教习看似三

第十二章 神惑之上(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