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楚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危机四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韩谦惊坐在那里,额头的汗珠子潺潺而下,披在身上的薄裳,几乎倾刻间就让汗水浸湿!
    前夜之前,韩谦还满心怨恨父亲韩道勋对他的管束。
    将他赶到秋湖山别院来不说,还命令范锡程那条老杂狗盯住他的一举一动,生活起居由脸上有胎斑覆盖、瘦弱不堪的丑婢晴云照顾,整日关在书斋之中,半点不得自由,令他满心怀念在宣州无拘无束、仗势欺人的日子。
    他被关在别院一个多月,心情暴躁无比,无时不想着离开、逃回宣州,但在这一刻,想到荆娘是二伯韩道勋从身边派给他的奴婢,想到赵志是二伯韩道勋从身边派给他的家奴,甚至三年前他撞破荆娘与堂兄韩钧苟且之事,也是狗奴才赵志看似无意的说破。
    韩谦的手脚则是冰凉一片,倒吸几口凉气都没有办法压住内心的震惊。
    梦境中人翟辛平,不仅短短一生就经历太多的尔虞我诈,平时所喜欢读的史书之中也是充满着种种匪夷所思的阴谋诡计。
    也许是梦境太过真实,真实到就像是韩谦在梦境里渡过另类的一生,真实到就像梦境中人翟辛平的人生记忆已经融入他的骨髓,令他也下意识的会用以往绝没有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这令他第一次认真反省过去六年在宣州的日子,就惊吓得手脚冰冷。
    二伯韩道昌待他绝没有想象中温良无害。
    年仅十二岁的他,自然未曾见识过人性的险恶,在此之前又哪里会想到他六年的荒废、此时的顽劣不改,实是他二伯韩道昌有意而为之?
    …………
    …………
    韩谦怔坐了半天,天光大亮,此时隐约听到远处传来吆喝声,他知道这是住在山庄里的家兵清晨出来练习拳脚、骑射。
    天佑帝依赖大将及豪族成事,奠定楚国的基业,楚国新创,四周强敌未灭,天佑帝轻易不敢改部兵制,甚至还不时将兵户拿出来作为奖赏赐给手下的有功将臣。
    因此世家豪族拥有家兵,这在当世实为常态。
    韩氏当然也不例外。
    韩氏的家兵,除了少数留在宣州,听从他二伯韩道昌调遣外,更多的则追随在此时出任池州刺史的大伯韩道铭身边。
    不过,他父亲韩道勋这些年出仕地方,个人也积功受赏二十兵户。
    这些人都是近年陆续追随韩道勋的老卒。
    他父亲韩道勋到京中任职,金陵城内所置的宅子狭小,安置不了太多人,才在城外购置了一座山庄,将大多数家兵及家眷老小都安顿到这边来……
    家兵!
    “往祖地宣州欲起兵,于途中为家兵执送有司,车裂于市……”
    想到梦境里的这段话,韩谦额头青筋禁不住暴跳起来,心想平日骂范锡程这些老杂狗,果真是一点都没有骂错。
    这些家兵,此时吃他家的,用他家的,最后在韩家经历剧变,不说忠心耿耿将他护送到宣州,竟然于途中将他执送到官府处刑,不是养不熟、乱咬主人的杂狗,又是什么?
    韩谦这一刻,恨不得手执黑云弓,跑出去将山庄的家兵一一射杀。
    韩谦气得心口难平,恨不得将书斋里的一切都砸碎掉,才稍解心头之恨。
    过了许久,韩谦才渐渐冷静下来。
    此时他家里还没有发生剧变,家兵还没有背叛他,不要说将这些最终不顶屁用的家兵都射杀了,他就算是想将这些家兵都赶出韩家,他父亲韩道勋也绝不可能同意。
    他这时候能说什么,说未来四年内的一天,他父亲会被天佑帝杖杀文英殿前,他会在逃往宣州的途中,被这些家兵出卖?
    甚至是不是所有的家兵,将来都会出卖他,他也搞不清楚啊!
    想到这里,韩谦又禁不住细想起姚惜水登门毒杀他那夜所发生的诸多细节来。

第四章 危机四伏(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