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苍穹之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塞北神异(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四头冥魂恶犬皆是以荒兽之魂为本体,添加罡煞之力,以秘法炼制而成,每一头都有半人高低,身上缭绕着黑气,眼放红光,凶神恶煞。

    这家伙每次巡逻的时候都吊儿郎当的趁机遛狗,大家也见怪不怪了。而王九又懒又怕死,除了制式的王朝皮夹之外,他还扛了一只门板大小的巨盾在背上。下半身一条宽松的灯笼裤,晃晃荡荡,他是顺便遛鸟了。

    出人意料,四个人的队伍中宋征排在最后,这代表着他的伍中的地位——仅次于伍长史乙。

    巡逻队中,首尾两个位置最为重要也最危险,因此处在这两个位置上的人,不但要求实力出众机警多变,随时留意周围的情况,应对可能发生的突变,还需要得到整个队伍的绝对信任。

    宋征加入皇台堡镇军狼兵营仅仅两年,就混到现在的地位,将另外三个军士压下去绝非侥幸,这里是北镇,经过了无数恶战验证,一切都是凭实力说话。

    他父亲是个读书人,可惜空有进士功名在身,在这样风起云涌的时代中却连个九品县令也补不上。

    这天下,读书人可以做官,但是排在读书人前面的可是修士!

    万般皆下品惟有修真高。

    于是父亲一直希望儿子能够修行,可惜一个穷书生毫无门路,他一边教儿子读书一边四处游历,希望儿子能够有机缘,进入某个宗门,或是被某个大世家看中。一直等到了宋征十一岁,甚至考中了秀才,也没能踏上修行之路。

    父亲走投无路,决定带着儿子来塞北九镇碰碰运气,虽然参军从最低级别的军士做起十分危险,但会被传授兵部秘传,有机会成为真正强大的武修!

    可到了皇台堡他才发现想要参军也并不容易,镇军都是世袭,上头的将领们还想吃空饷,一个外人想要加入几乎是不可能的。

    宋征的父亲大失所望,再加上他身体一直不太好,在塞北苦寒之地仅仅一年时间就撒手而去,留下了宋征孤苦伶仃一个人。

    他安葬了父亲之后已经一贫如洗,但心中却又一个执念:一定要实现父亲的愿望!

    于是十四岁的少年,在皇台堡街头高声大骂当今天子荒淫无道,横征暴敛,民不聊生,乃是亡国之主。

    当天就如愿以偿进了死囚大牢,随后他在临刑前亢然要求加入狼兵营,以赎死罪。

    狼兵营在皇台堡是个特殊的存在,不在一镇五营的编制之中,人数不定,最多的时候五百多人,最少的时候不到一百人。

    七百年前七杀部偷袭皇台堡,形势岌岌可危,当时的总兵大人手中已经无兵可用,他无奈之下将大牢中的死囚

第二章 塞北神异(中)(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