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星_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灭宗之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灭宗之战

  魅山流界,位于第一流界与白夜流界之间,是个小流界,说是小流界,也只是因为相对第一流界和白夜流界而言,魅山流界的范围与北行流界差不多,整个流界只有一个主宰势力,名为魅山宗,魅山流界之名也源自魅山宗。

  说起剿灭魅山流界,渊源就深了,此处因为地处两大流界之间,更出产一种名为魅山草的资源,被两大流界争夺。

  在此之前,第一流界争夺失败,魅山流界尽归白夜流界,但随着白夜流界被陆隐差点颠覆,第一流界强势进占魅山流界,对于魅山宗,更是铁血般施行清剿计划。

  陆隐没想到这场战争的源头会在他那。

  白夜流界,第一流界,同为内宇宙八大流界,涉及范围广,影响力大,他借助雷恩大战团和整个外宇宙之力差点颠覆白夜流界,对内宇宙格局造成的震动大的超乎想象。

  白夜流界霸道,对于内宇宙众多资源的侵占让各大势力敢怒不敢言,而今一朝被颠覆,带来的后果自然也是很严重的,魅山流界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很多陆隐都看不到。

  战争打的并非双方,而是格局。

  内宇宙与外宇宙不同,这里更残酷,也更不讲道理。

  望着远方星空发生的战争,陆隐神色平静。

  魅山宗的实力相对外宇宙势力可强了太多,尽管依然达不到太摩殿那种层次,但其内启蒙境高手也有数人。

  剑气弥漫星空,撕裂宇宙,剑宗上万弟子出手,凌厉的锋芒让人看得发寒,万剑齐出,魅山宗一位启蒙境高手直接就被撕裂。

  枯伟看得咋舌,“七哥,这剑宗够狠的,一句话都不让别人说”。

  陆隐淡淡道,“既然覆灭,何来说的必要”,当初他下令暗杀中部疆域联军的人也没有多说。

  轰的一声,气浪扫荡四方,远方,数颗星球爆炸,形成黑洞,同时,魅山宗一支舰队直接燃气大火,被剑气撕成无数片,连尸体都看不到。

  “我魅山宗愿意投降剑宗,为何杀戮不休,剑宗,我魅山宗愿意投降”一个启蒙境老者疯狂大喊,却被一道剑气洞穿头颅,双目黯淡,临死前,那种绝望的眼神与剑宗高手冷血的目光形成鲜明对比。

  杀死魅山宗启蒙境老者的是一个浑身血红长袍的剑宗高手,在陆隐眼中,此人符文道数当属这片战场第二高,拥有超越四十万战力的符文道数,而最高的符文道数代表者,是魅山宗一个不起眼的瘦弱男子,或许剑宗都没发现,那个男子才是整片战场最强的。

  瘦弱男子的对手仅仅是剑宗一个狩猎境强者,不管剑宗狩猎境高手施展的剑术如何精妙,都被轻易化解。

  眼看魅山宗老者死亡,却未换来剑宗的战争停止,瘦弱男子目光森寒,“剑宗,逼人太甚”,说着,一把抓住前方剑宗狩猎境高手的佩剑,直接粉碎,在剑宗狩猎境高手惊骇的目光中,一掌拍出,令一片虚空化为粉尘。

  恐怖战力横扫战场,引起了剑宗众多高手注意,一轮剑气降临。

  瘦弱男子冷哼,随意挥手,剑气全部瓦解。

  这时,那个身穿血红色长袍的剑宗高手出现,“你居然还没死?百年前的传闻是假的了?”。

  瘦弱男子目光冰冷,“真与假有什么区别?我既未死,还请厉长老平息战争,我魅山宗愿意臣服剑宗”。

  血红色长袍的厉长老冷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瘦弱男子厉喝,“你们之所以要覆灭我魅山宗,就因为当初白夜流界大乱,我魅山宗要前去支援,厉长老应该理解我魅山宗的立场,夹杂在白夜族与剑宗之间,我们生存也很困难”。

  “这不是你们做墙头草的理由,魅山宗今天覆灭定了,这是宗主亲自下的命令,他不想再看到魅山流界四个字出现在星空图中,这片流界,需要换个主人”,厉长老说着,长剑荡出,超越四十万战力剑气惊天,一剑之下不知道蔓延多远,或许将半个魅山流界都切开了。

  瘦弱男子怒喝,“你剑宗今日覆灭我魅山宗,明日也能覆灭其它流界,你们就不怕周边流界联合反抗吗?”。

  “试试看”厉长老大喝。

  飞船内,陆隐看着两人大战,令整片战场都寂静无声,每一招对轰余波都能横扫星空。

  他发现自己遗漏了一件事,内宇宙八大流界,最强盛的就是剑宗与白夜族,始终争夺第一第二,相互制约,而今,他将白夜族一举打垮,近乎封闭全族,剑宗就跳出来了,已经越来越肆无忌惮,这可不是好事。

  瞥了眼不远处剑宗的人,或许,带自己过来也是想让自己看到这一幕,借机警告自己,他们,不会在打外宇宙的主意吧!

  外宇宙一统,侵犯了整个内宇宙的利益,而今,内宇宙最大的就是剑宗,换言之,剑宗损失也最大。

  想着,陆隐目光泛起寒意。

  两位超越四十万战力高手对拼,苦的是其他人。

  剑宗所有弟子都撤回来了,魅山宗也撤了回去,将整片星空留给两人开战。

  对拼的余波晃动星空,飞船如孤舟一般晃动。

  不少人被星能压制的难以呼吸,尤其是厉长老的剑气实在太凌厉,很多人看一眼都会双目失明。

  魅山宗那个人的符文道数尽管超越剑宗厉长老,但厉长老毕竟出自剑宗,战力不可以数值而论,没多久,魅山宗男子就被压制了下去,坚持不了多久了。

  剑宗等人对厉长老很有信心,平静看着。

  魅山宗就有些绝望了。

  “剑宗,欺人太甚,我魅山宗今日就算覆灭,也要拖垮你们”,瘦弱男子大吼,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或许是天赋,也或许是战技,竟将厉长老的一式剑气崩溃,整个人冲向厉长老,宛如鬼魅,单手化作奇怪的形状,形成山,却又在消失。

  厉长老目光陡睁,剑锋调转,刚要出手,身前,一道人影出现,身穿宇宙战甲,左手抬起,横档在前,魅山宗瘦弱男子一击轰在宇宙战甲上,无法撼动来人,来人抬起右手,顶住魅山宗男子腹部,砰的一声,凶猛气浪震荡四方,将魅山宗男子直接打飞了出去。

  由于力量太强,撕裂了虚空,就连厉长老都下意识后退数步,惊讶看向来人,何人力量竟这般大?而且到了身前居然让他反应不及,如果对他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出手的人自然是陆隐,他倒不是帮厉长老,魅山宗那人刚刚攻击的符文道数根本无法对厉长老造成太严重的伤害,既然如此,不如出手给剑宗一个人情,同时也让剑宗感受一下他的实力。

  剑宗想以这场战争形成对他的威慑,他就要还以威慑。

  厉长老知道魅山宗男子一击对他效果不大,但剑宗的人不知道,这个人情,是陆隐强行给的。

  “抱歉,厉长老,晚辈没有忍住,出手了”陆隐歉意道。

  厉长老与陆隐对视。

  远处,魅山宗男子咳血,惊骇望着陆隐,此人竟无视他的攻击,并且一掌把他打得吐血,那种力量简直是怪物。

  陆隐的宇宙战甲提升过七次,符文道数接近五十万战力,自然不是一个四十多万战力的人能破开的。

  他已经好久没用外物越级挑战了,这种感觉真爽。

  厉长老转移目光,看向魅山宗男子,眼中寒意化作了剑气,抬手,一剑刺出,洞穿虚空,这一剑超越了他之前施展的所有攻击,在陆隐看来,这一剑还带着十三剑的意境,让他想起了刘小云,尽管没有继承十三剑,却也通过各种方法接近十三剑。

  魅山宗男子被陆隐以极限力量的一掌打的吐血,陆隐如今的力量可是能与尸王第三变尸鬼硬拼的,即便四十多万启蒙境强者都不能在力量上与他对抗,一掌着实不轻,无力躲避厉长老一剑,被一剑斩杀。

  看着魅山宗男子尸体漂浮,陆隐想起了北门太岁,当初第一次感受到四十多万战力强者的恐怖,而今,自己已经可以对这种人造成威胁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十决那些人中,大半居然还没超过年轻一辈四十岁的时间限制,但估计一个个都很接近了,算他们运气好,能赶上星空至尊赛。

  魅山宗最强者的死亡带来的就是宗门覆灭。

  这种场景陆隐见的多了,对于魅山宗,没什么同情的,当初如果不是剑宗,魅山宗肯定会支援白夜族,给他的计划带来麻烦,只能说这是他们的命。

  这种绝境他经历的多了,这就是宇宙的残酷。

  “你就是陆隐?”厉长老看着陆隐,目光充满了凌厉与杀戮,这是个杀戮成性的人。

  陆隐点头,退去宇宙战甲,“晚辈陆隐,见过前辈”。

  厉长老看了看陆隐,目光落在他右手上,“你的力量,很强,即便我都不如你”。

  陆隐笑道,“长老胜在剑术,晚辈只有一些力气,如何能与长老比”。

  “达到极致就是最强”厉长老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